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揭开河南隐身人真相

来源: | 2016-11-12 | 人气: ℃    

导读:   本报1月11日《河南隐身人是否在闹鬼?》的报道引起各方关注和争议。究竟是特异功能还是灵异照片,或者根本就是一场假把戏?各种评论不绝于耳。为了探明事实真相,本报记者于1月12日赶往“照相”事发地河南进行调查。……

  

本报1月11日《河南隐身人是否在闹鬼?》的报道引起各方关注和争议。究竟是特异功能还是灵异照片,或者根本就是一场假把戏?各种评论不绝于耳。为了探明事实真相,本报记者于1月12日赶往“照相”事发地河南进行调查。然而,调查过程中,“隐身人”被无一例外地拍入到记者的相机里。同时,当记者重新与最早报道此事的《大河报》记者接触后,确定灵异照片现象纯属骗局,“河南隐身人”根本不存在。这件事情可以说明,事实胜于雄辩,所有稀奇古怪,看似非常惊人的事情,如果经过严密的科学调查和分析,会不攻自破。

在本报摄影记者的镜头中,叶相亭从来没有“隐身”。


身份证照相系统很精准,头像无法显示很常见。摄影本报特派记者曲立岩


这是一张很经典很有名的车祸现场灵异照片


台北市第二殡仪馆馆长拿数码相机朝天花板拍了几张相片,洗出来后,却出现半个人的人像

北京科技报: 董毅然 吴麓

本报记者亲赴当地寻找“隐身人”

57岁的河南农民叶相亭也许做梦也没想到,一辈子在家老实务农的自己会因为照相“隐身”而成为十里八村的名人,最近有关他在乡派出所拍身份证照片时“照不出来相”的离奇故事,正在附近村落里悄悄流传着。

叶相亭“让人不可思议的经历”甚至引起了河南省内一家著名媒体的注意。正是该报1月6日题为《真奇怪―――身份证人像采集系统在舞钢一农民身上“失灵”》的报道引发了此后大量媒体的关注。一个正常人的影像怎么可能在照片中显示不出来?难道真的见鬼了?

当事人至今不清楚为何拍照不显影

1月12日傍晚5点,本报记者一行两人来到了“隐身人”叶相亭所在的河南省舞钢市杨庄乡叶楼村,叶相亭恰巧不在家,叶的妻子臧花正和同村一位大妈聊天,见到记者来了,臧花急忙去找叶相亭。头发花白的大妈说,“叶相亭照相照不出,村里的都知道了”。十分钟后,叶相亭出现在门口,他对记者的出现十分意外,“这么点小事,怎么就惊动了你们北京的记者?”奇闻怪谈感谢您的积极参与!欢迎您注册投稿或者讨论!

8ZG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叶相亭回忆说:“去照身份证照片照不出来是12月22、23号的事,具体哪一天记不清了。那天上午八九点就赶到了派出所,由于要照相的人很多,我等到派出所下午上班时才进去照,我是下午第一个照相的人。

“当时每十个人编成一组,进入拍照室。当我照完后,工作人员说我‘照不上相’,让我在旁边等候。等第二个人照完后,又让我到镜头前照,结果还是没有‘照上’。第三个人照完后,工作人员再次让我拍照,可是依旧没有‘照上’。”

情急之下,每当一个人照完后,工作人员都让叶相亭重照一次。如此这般,叶相亭记得自己“前后照了八九次”,当一组最后一个人照完之后,他照了最后一次,最终仍没有“照上”。工作人员对他说:“照不上相,你去那边屋里退钱吧。”工作人员并没有多作解释,叶相亭到另一间屋子取回了自己办证成本费,便回家了。

叶相亭说,当时每个人用相机拍完之后,照片都会在屋子里的电脑中显示出来,他虽然照了几次,却没有看到自己的照片在电脑相应的区域显示出来。他表示,拍照当天他穿着一件暗蓝色的旧中山装,和平时并没什么不同。看到他没有“照上”,工作人员没有对他的衣服进行检查,没有安排他和别人拍摄任何合影,也没有验证机器是否存在故障。

叶相亭回忆,当时和他一组照相的人中,他只认识康庄的罗国庆夫妇,他们都是当天他“照不出相”的见证人。

在记者采访叶相亭的近50分钟里,随行的摄影记者,数十次拍摄叶相亭自己以及本报记者和叶相亭对话的场景,叶相亭的形象无一例外清晰无误地出现在数码照片中。

临近6点时,天色渐暗,摄影记者继续拍摄,然而,所谓“照不出来”的现象始终没有出现。

叶相亭说:“当时自己总也照不出来相,心里也不舒服,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不过,我昨天又去了杨庄派出所照相,这回‘照上了相’,不过前后也‘照了三四次’。”

见证人也说不清事件真伪

奇闻怪谈感谢您的积极参与!欢迎您注册投稿或者讨论!

8ZG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1月13日上午,记者直奔见证人罗国庆所在的康庄,村民告诉记者,罗国庆夫妇已搬到舞钢市里石门郭一带居住。快到下午1点,记者在罗国庆家中见到了罗本人。由于罗国庆当过村干部,所以“认识他的人,比他认识的人多”,他只知道叶相亭是叶楼村的人,记者多次提到“叶相亭”这个名字,他才和“照不出来”的人对应上。

罗国庆回忆:“那天我和妻子一块去照身份证照片,遇到了叶相亭,照相‘一组9个人’,我和妻子在中间,叶相亭在我们前面,但这组里‘叶相亭不是第一个照的’,当天叶穿了一件深色的中山装,照完后,工作人员说没照上,要我们换换人,我就去照。照完后,工作人员又让叶相亭照了一次,不过还是没照上。紧接着我妻子去照,照完后,叶相亭第三次照,不过还是没有照上,工作人员对叶相亭说照不上,要他去退钱,叶相亭一共就照了三次。”

据罗国庆描述,他曾经在叶相亭照相时,看过电脑屏幕,叶相亭的照片没有在显示身份证大头照片的地方出现。叶相亭看到自己几次照不出来好像思想上有了包袱,神情“很不高兴”。这组人照相前后一共二三十分钟,都照完后,统一从照相室出来,他和叶相亭就分开了,后来再没见面,对“照不上相上报纸”的事都不知道。

派出所内真相大白:原来是姿势不符合采集规定

记者来到杨庄派出所,提出看一下当时叶相亭“没照上”的记录,负责办理身份证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时“没照上”所以没有记录,不过前天他已经“照上了照片”。记者看到,叶相亭照出的照片,和其他人并没任何不同。

在杨庄派出所的身份证照片采集室里,记者看到照相设备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一台小型的佳能数码相机安放于三脚架上,左右各有一面高大的聚光灯用来补光。相机镜头正前方,是一把椅子,椅子后面是一面白布作为背景,相机和旁边的电脑有数据线相连。

“不是照不上相是照的相不合格,不是啥非常神奇的事,每个人都能照上相。”那天给叶相亭照相的董文霞说。奇闻怪谈感谢您的积极参与!欢迎您注册投稿或者讨论!

8ZG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她向记者演示了杨庄派出所正在使用的ID―――DP03制证用数字照相系统的运行过程,当一个人坐在镜头前的椅子上被数码相机拍照时,他的上半身像会出现在屏幕的左上角区域内,然后系统会把证件需要的头部照片在屏幕的中间放大显示出来。

由于这套系统对人头像的精度要求比较高,它会自动检测被照人的眼睛是否正对着镜头,耳朵位置是否左右对称,肩膀是否高低不同。如果有个别要求不达标,就会在头像显示区域的下方提出修正意见。当一个人头像的大部分指标都不符合要求时,头像照片就不会在显示头像的区域出现,叶相亭的所谓“照不出来”就是在左上角的区域能够显示半身像,却在头像区域显示不出来。

董文霞解释说,叶相亭的“照不上”很有可能是因为当时屋里人多嘈杂,“老年人眼神分散,不看镜头,或眼睛不正对着镜头”所致。当一个人坐在镜头前,脸是歪的,或肩膀头不正,就会出现在屏幕左上角区域可以显示,却不能在头像区显示的情况。

由于当时照相任务十分繁重,一天可能要照数百个人,后面人都在等,她只好说,“照不上算了”,因为“不能为一个人照不上耽误大家时间”,然后,就让叶相亭先退款,将来再照。对于叶相亭是不是在这里照过9次都没有照上,董文霞表示“记不清了”,但是按照她的工作规律,“第一次如果照不上,会最后才让他再照。”

董文霞说,由于照相采集系统开始设置比较精确,所以头像无法显示的情况很常见,“一百个人里就有一两个”,“舞钢每一个派出所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不过,经过技术人员的调整,类似情况已经不再出现。

采访手记

假新闻如何铸成:当事人极力回避

新年伊始,就听到有人拍照拍不出像来,真是把记者吓得个毛骨悚然。

为找到神奇的“隐身人”叶相亭,记者开始试图得到《大河报》1月6日报道这一事件的首席记者牛仲寒和通讯员刘广申的帮助。1月11日,记者联系到牛仲寒时,他表示这件事情他做过电话核实,找叶相亭可直接与刘广申联系。记者打通刘广申电话时,刘说“现在很忙”。记者表示只是想让他帮助找到叶相亭,确定他在村里好去采访,刘表示,可以代为联系,让记者下午4点再找他。奇闻怪谈感谢您的积极参与!欢迎您注册投稿或者讨论!

8ZG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接近4点时,刘广申告诉记者,他没有和叶相亭联系上,叶相亭好像并没有在村里,外出打工了。听到记者对临近春节叶外出打工表示怀疑,想先到舞钢市再请他帮忙找人,刘广申马上表示,愿意再联系一下,不想让记者“扑空”,让记者7点后再和他联系。但8点拨打手机时,记者却发现刘广申已关机。

在两天的调查中,虽然叶相亭、见证人、派出所工作人员,对事件很多细节的还原并不完全一致,但是有两点确实肯定,1月6日的报道中,工作人员让叶相亭认真地检查了一遍、找来别人和叶相亭合影的事实并不存在。

1月13日,在回京列车上,记者意外看到当日《大河报》A11版新闻追踪栏目中,有牛仲寒、刘广申联合署名的文章《照身份证相不显像疑与采集系统有关》,文中竟有“董女士说,有一次一位农妇带着小孩来拍照,结果在电脑中农妇的头像显示不出来,而作为陪衬的孩子却显示出了清晰的图像”的表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此文并未主动澄清,显示不出来的像只是证件需要的头像,而半身像是可以显示在电脑屏幕上的。

专家揭秘:灵异照片多系伪造

经过记者的调查,河南“隐形人”的事件总算真相大白,当然并不是真的见鬼了。但是,在某些书籍、杂志或者在网络上,一张张女鬼显形、灵魂浮现的灵异照片,常常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加上许多照片的旁边还附上“并非造假合成”的字样,更是让许多人信以为真。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中国杂技理论研究会副会长傅起凤介绍说,一般所谓的“灵异照片”,绝大部分都是电脑合成的,是人为刻意假造的。有些照片即便经过检验确定不是刻意制造,其实也不是“灵异照片”,只不过是某种巧合所拍到的失败的摄影照片罢了,与“灵异”没有任何关系。

傅起凤说,最常见到的巧合就是异物遮挡,也就是说相机的镜头有一部分不小心被各种异物遮挡住,而在底片和照片上出现光亮的色团或线条。通常,会遮住镜头的东西是手指头和相机背带。例如,当手指头遮住了一部分镜头时,拍出来的照片就有可能发现,在照片的某一部分会出现一团圆形或椭圆形白色的怪光;当相机的背带遮住了镜头的一角时,冲洗出来的照片上也会出现一条深色的曲线,这些都是因为焦距不准而形成的模糊影像。如果这时使用了闪光灯的话,将会出现模模糊糊的白色曲线。如果这些模糊的曲线出现在照片上某一恰当的位置,呈现出类似人形似的影像,常常就会被人误以为拍到“灵异照片”。奇闻怪谈感谢您的积极参与!欢迎您注册投稿或者讨论!

相关推荐

血腥玛丽的传说、玩法和破法[极危险] 血腥玛丽的传说、玩法和破

  1、血腥玛丽的传说 传说中,欧洲有四大鬼宅。其中有一座闹得最凶的鬼宅,坐落在布达佩斯的郊外。这是一幢中世纪古堡,它的主人,就是当时艳倾一时的李・克斯特伯爵夫人。 在她的一生中,为她决斗而死的青年贵族,据说超过……

有感云南车祸的神秘脚印与我经历的祖母回魂夜! 有感云南车祸的神秘脚印与

  以下内容是本人于1995年亲身经历,本不打算说出来, 因为有些同学崇尚科学,反对迷信,当然每个人的意识形态和科学观都不同,我发出来主要大家可以讨论下这些离奇的事,各位天涯达人切勿对号入座,我也不会拿我的祖母来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