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革黄书《少女之心》:公安局认定看过都变流氓

来源: | 2016-11-14 | 人气: ℃    

导读:   本文摘自《看历史》杂志2010年第11期,作者:杨东晓,原题:《《少女之心》:那个年代的性与罪》它可能是那个年代除毛选和新华字典外,读者群最多的书籍。它与那个时代的青少年的性意识一起,被压抑在地底下。1973年的一天,……

  

本文摘自《看历史》杂志2010年第11期,作者:杨东晓,原题:《《少女之心》:那个年代的性与罪》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它可能是那个年代除毛选和新华字典外,读者群最多的书籍。它与那个时代的青少年的性意识一起,被压抑在地底下。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1973年的一天,上海市第二中学的朱大可参加了在操场上举行的一场流氓犯宣判大会。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台上那个外校高年级男生,偷看了一本叫《少女之心》的淫秽手抄本,在这本坏书的影响下,开始追求自己的亲姐姐,想仿效书上的情节耍流氓。他的姐姐不从,哭着把他告到了派出所。这个男生被派出所抓去后打了一顿,又放了出来。但是他不仅不思悔改,反而迁怒到亲人,在姐姐肚子上捅了一刀。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学校的大喇叭,用义正言辞的声音宣判:“死刑”。而台上的男生居然没有一般死囚临死前的惧怕,相反,他的眼光不时睃往台下,大约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熟悉的面孔,他呲着牙笑了。他已经被各所学校的大喇叭宣判过多次“死刑”,只因没有完成各校示众这一“使命”,才一直没有拉去枪毙。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37年后,当这个案件再次被提起时,作为研究者,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研究室主任皮艺军教授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个被判死刑的中学生当时是否已成年?他是十几岁?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罪犯被带走,台下的受教育者们,在经历了近四十年的时光后,再也无法回忆起这个高年级学生被“宣判”时是不是已成年,到底是17岁还是18岁?他的姐姐在被捅一刀后,是生是死?唯有案件本身和那本被一提再提的犯罪根源——《少女之心》仍然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那个时候的“流氓们”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少女之心》第一次传到朱大可手里,是1975年。这时,他已高中毕业,进厂当了青工。他在偷看这个小薄册子时,特地在外面套上毛选的红塑料皮,不容易引人怀疑。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那本至今没有作者现身的手抄本,在当年,大约有上亿人阅读、传抄过。但谁敢承认自己看过《少女之心》呢?那个时代,凡是被抓住看了《少女之心》的人,都被沦为有“流氓”之嫌。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在洋泾浜上海,市民一直习惯于用西式的发音来表达一些内容用汉语不太容易表达的内涵,比如,用“来赛”这个发音(lasses,原意小姐)指代类似发育成熟、行为开放的女性或女流氓,用“马格”这个发音(mug,有脸、嘴、抢劫、流氓等含义)表示男流氓。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在那个禁欲的时代,“流氓”一词在中国有着过于广泛的外延,1970年代的中国,同性恋也是“流氓”。朱大可隐约听到人们悄悄耳语,某某人是个流氓,他“吸精”!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北京市公安局在文革中后期以“流氓”罪抓捕了不少青少年。皮艺军此时正在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当预审员,他回忆说,被当作流氓抓进来的,“一问他,百分之百都看过《少女之心》。基于此,后来公安机关就认为,凡是流氓都看过《少女之心》,倒推过来,凡是看过《少女之心》,就会变成流氓,于是,看《少女之心》和性犯罪之间就有了固定的因果关系”。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当时中国还没有犯罪学的研究,在没有对照组数据的情况下,就用这种线性思维。其实这种判断并不正确”,皮艺军说:“那时候没有人对未犯罪的少年进行调查,统计一下有多少男少女看过《少女之心》,所占百分比是多少,就直接把《少女之心》当作影响犯罪率的因素”。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1979年,中央发出通知,要求全党研究青少年犯罪问题。青少年教育问题工作者廖岭珠在上海社科院出版的《社联通讯》1980年增刊第七期《少女犯罪与性爱心理初探》一文中写道:“据某中学一个班级的不完全调查,43名学生中,承认看过《少女之心》等黄色手抄本的就有13名,有些学生甚至在上课或自修课里抄阅这类书刊”。但是这些孩子并未犯罪。实际上,大多数传抄《少女之心》的案件都是因为追查其它案件时被连带出来的。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姚文元的“扫黄令”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一般情况下,如果未发生刑事犯罪,《少女之心》的“读者们”大都能安全地“潜伏”着。岂料刚进入1975年,主抓意识形态的“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中央政治局常委姚文元就颁布了一个追查手抄本的命令,第一本是《归来》(后更名《第二次握手》出版),紧跟其后的就是《少女之心》,还包括《一双绣花鞋》等。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第二次握手》是被当作“黄色小说”来追查的。这一年1月7日,《第二次握手》的作者、在湖南大围山插队的知青张扬被抓捕后还一脸迷惑,男女主人公,一辈子的肢体接触仅限于握手,而且在近半个世纪的光阴中只握了两次,怎么就成了黄色小说了呢?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姚文元是在1974年10月的一份“内参”上看到手抄本《第二次握手》的消息的。他找来这本书看了一遍后,感到问题很严重:“这是一本很坏的书,不是一般的坏。”在他看来,《第二次握手》尤其反动,里面不仅宣扬资产阶级,宣扬有海外背景的科学家是爱国的,它还歌颂了周恩来!这本书是一定要彻底追查并销毁的。但是又不能打着政治反动的旗号来追查,那就等于挑明要反对周恩来。于是,书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就成为追查理由,将其定为黄色书籍,在全国以扫黄的名义追查,这样就明正言顺了。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张扬入狱以后,并不知道他的手稿在知青中被广泛手抄传阅,成了“非主流”流行小说。那时候,中国主流文坛上只有“一个作家”:浩然,塑造出没有俗念的人物“高大泉”。《第二次握手》当然是一本具有鲜明意识形态的手抄本,而《少女之心》可说是把人性中的性本能完全摊开来写的“书”。在阶级斗争挂帅的禁欲中国,《少女之心》算是“文革”时期仅有的一部没涉及意识形态的读物,然而正因如此,成了为公然对抗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大毒草”。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1975年的法庭对张扬《第二次握手》的指控包括:“你这个《归来》,本质上与《少女的心》是一样的,”“《少女的心》是砒霜,《归来》是鸦片”。这个“鸦片”有四大毒素:第一是反党;第二是吹捧臭老九;第三是鼓吹科学救国;第四是你明明知道不准写爱情了,为什么硬要写?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压抑和反弹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张扬在不准写爱情的年代,“硬要”写了爱情,所以他的书“沦落”到色情读物《少女之心》的层次。而后者,是一本并无故事情节、更无爱情描写、从头到尾赤裸裸性爱的色情手抄本。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即便是在今天看来,《少女之心》也不能算是一部文学作品,甚至连一部故事都算不上,然而,哪里有压抑,哪里就有反弹,越是谈性变色,越是偷窥得性味盎然。EHk奇闻怪谈--搜遍天下之奇闻,罗尽人间之怪谈

相关推荐

民国“天乳运动”:女性“裸奔”要求解放自己的胸部 民国“天乳运动”:女性“裸

   内衣外穿:这是民国时期的月份牌旗袍将性感的信息传递出来(月份牌)旧时的缠足和束胸,都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但中国女性的解放,的的确确就是从胸部的解放开始的……本文摘自《羊城晚报》2010年9月18日B……

揭秘“份子钱”的前世今生 份子钱是如何诞生的? 揭秘“份子钱”的前世今生

婚礼最需要的是收到祝福,表达祝福的方式也有很多种,如果一味的以金钱为尺度,对于新人和宾客来说也许都会形成一种负担。逢年过节,除了“人潮”、“车潮”,最引人注意的恐怕就是“……

一周排行

本月排行

年度排行